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未收录] 《酷总裁的苦恋》(Boss的恋爱档案2)作者:喜格格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查看3875 | 回复2 | 2012-4-20 22:21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书  名:酷总裁的苦恋
系  列:Boss的恋爱档案之二
作  者:喜格格
出版日期:2012年1月4日

【内容简介】
他俊帅多金,常有女人向他示爱并不稀奇,但他却不懂得避嫌,
老是让她这个正牌女友看了心生疙瘩,向他提过几次,
他都觉得她小题大做,总说他心中只有她,不可能对别人动心,
直至那次最严重的争执,他非但不思解决,更避往纽约不联络,
放她一人面对突然丧母和感情破裂的双重打击,
这样的男人她岂能轻易原谅?
即使六年后两人再见,她知晓了他当年不告而别的原因,
即使他寸步不离照顾出车祸的她,
即使他表明这六年来不近女色,一心只想挽回她,她还是……
唉,她的心又不是铁做的,怎能不再给他一次机会?
不过这家伙的花招真多,鲜花、巧克力、浪漫晚餐没少过,
还搬到对门来个近水楼台,不时的轻吻拥抱更勾得她心痒痒,
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就在她再次让他走进她的生命时,
却又撞见他堂而皇之的带女人回家——
沙发
叶子 | 2012-4-20 22:21 | 只看该作者

 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

  第一章

  艺术设计研究所——

  唐可萦开始打包宿舍里的大量书籍,把架上的书放进地上满满的纸箱里,所有衣服跟棉被通通丢进一个个大型的棉被袋。

  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整理,再加上早上几件简单的东西,宿舍最里面的一件行李是一个旅行箱。

  她毕业了,跟同所毕业同学计划去拉斯维加斯旅行,当做给自己的毕业礼物。宿舍很空,同室的室友老早就搬走了。

  空旷的空间,静得发出一点声响就有回音。

  人生的求学阶段已告终结,接下来就要进入所谓的社会职场,她兴奋得跃跃欲试,唯一令她感到不安的是感情——研究所交往一年多的男朋友。

  他们两人感情稳定,可萦以前就隐约知道男友东方赋家境很好,当朋友们一起开车出去时,他开的永远是线条流畅的跑车。

  他曾经笑着解释,这样才能享有两人世界。

  但她在乎的不是这个,而是他们的将来,一旦脱离校园环境,走进社会,面对复杂的人事物,他们之间的关系势必会有所改变。

  改变往往只有两种状况,不是更好,就是更坏。

  搬家工人很准时,依照约定时间抵达,可萦交代着哪几件先搬,哪几件要小心,哪几件装满了书籍,会很重。

  此时,手机铃响响起,可萦闪到房间外面接听手机,以免干扰工人工作。

  “喂?”

  “准备好了吗?”低沉爽朗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,沉稳又带点慵懒笑意。

  “行李昨晚就收好了。”她站在宿舍走廊,身边一面是白墙,一面是宽大的玻璃落地窗,阳光白亮亮地洒进,将她晕成一圈光圈。

  “搬家工人到了?”

  “嗯,正在处理,动作好快,大概已经搬了一半。”

  “真的不需要我帮忙?”东方赋又把这件事重提一次。

  如果她不反对,他很愿意体验一次“帮女朋友搬家”的感觉。

  “真的不用,等一下要去机场,你不想流汗吧。”可萦轻巧地婉拒,脑中跑过他开跑车来载那些家当的画面。

  倏地,她噗哧一声笑出来。

  “我没差。”他咕哝。

  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打转,话锋一转,“你租屋都整理好了?”

  “会有人过来帮我弄。”他尽量轻描淡写地带过。

  “喔。”两人之间的差距又跳进她心口作怪。

  “我现在出发去找你?”东方赋往行李箱丢进几片手边正在听的CD,转往衣橱,又抛了几条领带进去。

  “可以,工人差不多都搬完了。”她遮住手机话筒,向工人们道谢,把早就写好的地址交给他们。

  搬家细节之前已经谈好,她又仔细确认过一次,才跟工人说句“麻烦你们了”。

  “去机场前,你想吃点什么?”东方赋盖上行李箱,动作干净俐落地锁上,提起行李放到地面。

  “道地的台湾菜,只要一想到接下来可能一星期都吃不到米饭,只能啃薯条跟汉堡,我的胃好像就快烧起来。”

  他发出迷人的低笑,“好,就吃道地的台菜。”

  “嗯!”可萦走进宿舍,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下,心里感觉有点空荡,又带着已经完成某些事的释然。

  “五分钟后到。”东方赋交代。

  “好,我会顺便把行李带下去。”可萦站起身。

  “不要,你在楼上等我。”他拉起行李,关上豪华套房的大门,按下大厦的电梯按钮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要拖着行李走五楼?”

  学校宿舍没有电梯的诟病,曾一度让他打算用父亲公司名义捐钱盖电梯,但他最后没有真正付诸行动。

  不知怎么搞的,他就是知道如果她知道后,一定会很不高兴。

  “我会慢慢下楼,放心,之前搬进来时,我还曾经抱一个大纸箱上来。”他实在太小看她了。

  “那是因为那时候你还没有男朋友,你觉得我会让一个弱女子自己扛行李走五楼下来,尤其这个女人还是我女友?”

  可萦听见他的嗓音微微上扬,一张帅到近乎邪恶的脸庞,正警告似的挑起眉的画面,顿时窜入她脑子里。

  “所以?”她感到好笑地问。

  “等我五分钟,我们在你宿舍里碰面。”他不放心地强调碰面地点。

  这时刚好电梯来了。

  “好。”她笑着说,被人呵护的感觉漾满心窝。

  十分钟后,他提着她的行李下楼,正要上车时,一名学妹突然出声喊住东方赋,确定得到他的注意后,学妹才快速跑过来。

  “学长,恭喜你毕业了。”

  学妹旁若无人、直挺挺地站在东方赋面前,可萦站在他旁边,犹豫着要不要干脆先进车子里等他算了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东方赋自信飞扬地笑着。

  “这是给你的。”学妹迷恋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他问。

  “我亲手做的蛋糕,很好吃喔。”学妹将手里包装精美的盒子,柔情万千地放到他手上。

  “送我的?”

  “希望学长你会喜欢。”学妹趁机勾上他的手臂,讨好地笑着。

  “谢谢。”东方赋微点首,不着痕迹地抽回手。

  “学长,我们一定还要联络喔。”

  学妹胜利地看了可萦一眼,这才依依不舍地挥手道别。

  从头到尾可萦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一种奇怪的真空状态,而大学部学妹离去的那一眼,则令她有些啼笑皆非。

  一坐上车,东方赋首先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不对。

  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  “你刚刚那样是在鼓励她。”可萦在心底无声地叹口气,面对像今天这样的场面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每次跟他反应,通常只会换来他无法认同的回应,他好像认为只要公开自己有女朋友,别的女人就会自动回避一样。

  她很在意他不避嫌的举动,他却总觉得那根本没什么,认为大家就像好朋友一样友善地互动。

  面对像学妹那样的眼神,她已经逐渐感到麻木了。

 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——目前还没有人真正跑到她面前,扬言要把他抢走,所以她也只能选择相信一切都没什么。

  “鼓励她什么?”东方赋不明就里地问。

  “学妹喜欢你,别跟我说你不知道。”

  “但她也知道你是我女友。”东方赋安抚地看她一眼。

  他对她的用心大家有目共睹的,他从不怀疑自己对她的真心,她也不应该太小题大作。

  “对有些人来说,﹃有女朋友﹄跟﹃我想要这个男人﹄是两码子事。”她试着努力解释,让他明白自己的感受。

  “我只喜欢你,学妹永远只是学妹。”他直接表明立场。

  但学妹想的跟你不一样。

  可萦原想这么告诉他,但不用说出来,她也知道结果是什么。

 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太多次,他的态度总是坦然大方以对,觉得当面拒绝女生的好意有失风度,而且没有必要。

  他有女朋友的事情从未隐瞒,总认为只要自己身正就不怕影子歪,不管她怎么跟他沟通,最后都是他以一句“这真的没什么大不了”而结束所有谈话。

  但他不知道,这些事情早就在她心中留下淡淡的阴影。

  “可萦,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学妹,搞得我们之间不愉快,这是我们期待很久的旅行,不是吗?”东方赋努力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  可萦深深看他一眼。

  她心里很清楚,问题还没有解决,他们之间没有沟通出一个两人都能接受的方法,类似事情仍会持续不断发生。

  但她也实在不愿意破坏这趟难得的旅行,所以她决定暂时先把这件事抛诸脑后。

  拉斯维加斯——

  东方赋高大的身影,拖着两个行李箱,身后还背着一个大的黑色背包,一派轻松地走进饭店,可萦跟在他身边,有点过意不去地看看自己手中小巧的手提包。

  他这样算不算大男人主义,或者只是纯粹体贴的像个绅士?

  走近柜台,东方赋很快拿了钥匙,朝后面勉强跟上的其他同学打声招呼,便催促可萦一同走进电梯。

  途中,一名高大魁梧的男人撞了她一下,东方赋立刻眯眼,认出对方是他两年前来这里玩时见过的ARM赌场经理。

  他催可萦进入电梯,同时耳尖听到那名赌场经理啐了一句难听的脏话,看来这位赌场经理的种族歧视依然如昔,晚上就挑他的赌场光顾。

  电梯开始往上攀升——

  “我们住同一个房间?”看见他只拿了一副钥匙,可萦有些迟疑地问。

  “当然。”东方赋自信地勾唇一笑,露出致命的邪气魅力。

  她不高兴地瞪他一眼,“这样好吗?”

  “我看不出哪里不好。”他低声咕哝。

  “可是——”她觉得还是有点不妥。

  “宝贝,你在担心什么?”东方赋放开手中的行李,欺身贴近她,双手捧起她的脸,低哑嗓音饱含狂乱电流,勾人地问,“嗯?”

  可萦不语,轻责视线向上仰望他。

  “不说话?”他嘴角戏谑的微微上扬。

  “不要以为我们出来度假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。”

  她很清楚,他明明就知道她心底正在想什么,还故意问。

  闻言,他瞬间朗声笑开,“喔,我喜欢你说‘为所欲为’时的表情。”浑厚嗓音充斥整个空间。“很可爱。”

  “东方赋——”她扬声警告。“我要再去要个房间。”

  电梯这时刚好抵达房间楼层,他拖着两个行李箱率先走出去,而她还站在电梯里,犹豫着要不要回到大厅再多订一间房。

  东方赋没等她思考完,手松开行李,一个跨步,将她拉出电梯。

  “放心,我们住的地方有几个房间,你可以从中挑一个。”他将一个行李箱交到她手里,空出来的手放到她身后,引领她前进。

  “几个房间?”什么意思?

  可萦的疑问没有持续太久,当他嘴边忍着笑意打开房间门时,一切自有答案。

  “这里好大!”她站在门口,叹为观止。

  光是客厅大概就有五十坪以上,旁边还有起居室、小吧台、观景房、撞球间、小书房、放映室、餐厅、小厨房、两个房间,中间是一个造型华丽的回旋梯,通往二楼卧室。

  “为了这个房间,我上个月就赶快先订了。”东方赋先将她的行李箱拖进房内,接着伸出手将她拉进来,关上门。

  “这里搞不好可以住进所有同学。”就算已经瞪着看了一段时间,她仍有种眼花撩乱的感觉,这根本不是房间,而是住家了。

  他冷冷看她一眼,抛出一句,“别闹了。”

  “我的房间是哪间?”可萦回过神,望着他盈满笑意的眼睛问。

  “女士优先,你先选。”

  “我想在一楼。”她懒得提行李爬楼梯。

  “可以。”他牵起她的手,带她一一参观过一楼所有房间,最后,他把她的行李拖进其中一间。

  “你不是说让我自己选?”可萦跟在高大的他身后,走进一间不是最大、但夜景最美的温馨房间。

  “我是啊。”他放开行李,站在房间里,对她帅气地勾勾手指,可萦一走近他身边,他立刻动手环抱住她。

  老天,抱着她的感觉真好。

  他们就这样静静抱着彼此,好一会儿都不说话,各自感受两人把对方紧紧相拥的满足。

  “赋,我付不起这里的房价。”她靠在他怀里闷闷地开口。

  她不想欠他什么,一旦两方出现越来越大的差距,她就不免感到害怕,那是一对情人势必分手的前兆。

  “我没有要你付钱。”东方赋稍微推开她,望着她的眼睛。

  “可是我应该要付。”可萦叹口气。

  忘记是谁说过,也许是两性专家,只要两个人处在不同高点的水平上,亲密关系将很难维持下去。

  “可萦,我知道强迫你来参加这次毕旅,已经让你很为难,只是一个房间而已,如果没有你,我还是会住这种套房。”他面不改色地撒谎。

  东方赋或许会挑好一点的房间,但不会是一个拥有这么多房间的总统套房,他一直很期待她看到这间房时开心的表情。

  不过,同时他心里也很清楚,什么都要求对等的她,一定会提出支出部分费用的要求。

  “你骗人,你不会。”她一眼识破。

  很奇怪,只要他想,就可以轻易骗过许多人,但他永远骗不了她,也许这是因为她离他的心太近的缘故。

  “好吧,我承认。”他仰起头,瞪了一眼无辜的天花板。“我会订一间小一点的套房,不过基本上该有的享乐设备,一项也不能少。”

  “让我负担一点。”她要求。

  “可不可以换成帮我煮顿午晚餐?”他一手勾着她肩膀,将她往厨房的方向带。

  “不是跟慧瑜他们约晚上八点碰面?”可萦提醒。

  “所以我们还有三小时。”东方赋抬起手腕,轻松看眼手表,开心地笑开。“绰绰有余。”

  “你忘了把买菜的时间算进去。”她一提出质疑,就看见他脸上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。

  他们同时站定在冰箱前方,可萦一头雾水地看向他,东方赋则做了一个绅士的行礼动作,再动手拉开冰箱——

  “我没忘记,冰箱早就备有食材。”他昨天就打电话来吩咐过了,料想到事情搞不好会演变成这样。

  现在就看她愿不愿意买帐?

  “原来你早有预谋。”她惊叹地看着冰箱里满满的食材。

  “是用心。”他露出电力满格的微笑,朝她火力全开猛发电。

  可萦快速看他一眼,心跳难以控制的越跳越快。

  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,知道每次只要一对她露出这种等级的俊美微笑,她就毫无招架能力。

  “你想吃什么?”她妥协。

  东方赋在心底大声欢呼,笑弯的黑眸漾出更加灿亮的眸光,“只要是你煮的,我都OK。”

  吃什么不是重点,重点是她为他做菜这个行为,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——像个家。

  他从未刻意隐瞒,所有同学隐约应该都知道他家境良好,尤其是她,不过事情总是有一体两面。

  父母给他最优渥的生活,伴随而来的便是最少的亲子相处时间。

  他没有什么好埋怨的,现实生活本来就是如此,他选择接受,但却阻止不了自己下意识的渴望。

  他渴望一个充满亲情温馨的家、一位钟爱他的妻子、一窝随时能把屋顶吵翻天的小毛头……嗯,应该是小宝贝。

  如果老婆搞不定那群活泼的小鬼,他会拉开书房的门,出来支援,可能会朝小鬼们吼一吼,也可能干脆把他们带到隔音效果超好的房间,跟他们一起闹个够。

  “笑什么?”可萦轻巧地从他身边溜走,快速从冰箱里取出食材,一边小声咕哝。“帮你准备这些东西的服务人员,一定很少采买食物,所以才什么都买。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他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边坐下来。

  跟她在一起时,他总是忍不住幻想两人结婚生子后的点点滴滴,那会让他感到十足的幸福。

  大学时代他在美国念哈佛大学,交往过的女人不计其数,猎艳名单长到他甚至连提都不敢对她提。

  台湾比起国外,尤其是对像可萦这样连夜店也不去的女人而言,性生活绝对超乎她想像的开放。

  她跟他之间充满着不可思议,她不是他所有的女伴里最美艳、身材最辣、最有主见、最活泼可人的,但她就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走进他的生命里,和他发展出他最渴望的那种亲密关系。

  只要她静静地待在他身边,就算不说话、不做爱,他也能感觉到一股轻松的心满意足。

  他很清楚,眼前这个正在为他烹调食物的女人,很可能就是他今生的最爱,他们唯一的小摩擦是——他钱太多,而她太固执、太有原则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她没有这么多时常令他气结的原则,说不定他也不会对她如此着迷。

  东方赋不说话,看着她忙碌的将洗净的中药、人参塞入一整只鸡里头,另外在汤里放入鲍鱼、鱼翅、龙虾、章鱼一起炖煮。

  “等个一小时应该就可以吃了。”可萦把碗筷都摆上桌。

  他没什么概念地问:“这样就好了?”

  “嗯,丑话先说在前头,我第一次煮这种东西,如果失败……”

  “放心,我会解决。”东方赋走到她身后,从背后将她紧紧拥抱住。

  “如果难以下咽呢?”她轻叹了口气,感觉他温热的唇正在她脖子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细吻。

  “那也很好处理,我们出去吃。”他轻轻含住她的贝耳。

  “这段时间,我们要不要先换衣服?”她转过身,直盯着他。“等我们打扮好,食物也差不多熟了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他很清楚当她这样看着自己时,就代表现在不是时候,但他却时时刻刻都想将她拥进怀里呵疼,就如同他脑中老是幻想他们的未来一样。“对了,你知道我们等一下要去赌场吗?”

  “知道,一个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。”可萦沮丧地垂下双肩,为了这个行程,她甚至花了有生以来最大一笔治装费,买了一件质感很好的黑色连身裙装。

  “别担心,一切都会很好玩的。”东方赋双手扣住她肩膀,将她轻轻拉向自己,在她额际印下一吻。

  “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来过?”她扬眉,狐疑地瞅着他。

  “这点我有跟你说过,我在美国念大学时,有时候放假会跟朋友过来一起……嗯……消遣一下。”言词闪烁。

  “消遣?”她质疑地挑挑眉。应该不仅仅只是这样吧?

  “反正就是那些活动。”他耸耸肩。“大学时代我还满热中的,自从回台湾后,我再也提不起兴趣玩这些‘老把戏’。”

  所谓的“老把戏”,就是几个哈佛同学善用彼此的金头脑,在赌桌上赢点小钱,然后钻进世界最顶级的精品店消费,再转往一流的夜店撒钱快活、饮酒,恣情放纵。

  很浮夸的快乐、很表面的享受,现在他已经对这些提不起任何兴趣,他心中渴望的是更深层的情感。

  “玩到腻了?”可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难得他也有尴尬的时候,就这样放过他,未免太可惜。“可见你大学时代一定玩得十分痛快?”

  “差不多就是那样。”他含糊其辞,努力想用装傻带过。“我以前的确是爱玩了一点。”反正钱多到不知道要干么。

  “现在?”她威胁的语气很逼真。

  东方赋装出戒慎恐惧的模样,“禀告太座夫人,积习已改,随时等您亲自验收。”

  “怎么验收?”她挑高眉。积习已改,他确定?

  自两人交往以来,不断有女人对他示好的事件快速在她脑子里掠过,其中不乏像学妹那样,直接在她面前对他表示好感的女人。

  可萦顿时陷入深沉的思绪里难以自拔,想越多,心里的不安就越大。

  她没忘记,他们刚开始交往时,便撞见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女人到学校找他,把他拉到楼梯角落后,马上就直接热吻起来。

  虽然他很快的推开对方,慎重表明自己已经有女朋友,但对方一句“Who care”却深植在她心中,形成一颗不安的种子。

  东方赋见她想得入迷,随即眼神一闪,悄悄贴近她。

  他俯下身,靠近她的耳朵,将蛊惑的热气吹拂向她,“我不介意你将我从头到脚一寸、一寸的彻底检查,如果你怀疑的是我的心,我可以对天发誓,如有贰心,就遭天打雷劈。”

  “干么突然发誓?神经。”可萦红着脸轻斥,显然被他前几句话撩拨起淡淡情欲,尤其当她脑子里不经意闪过他伟岸壮健的男性体魄时,原本红艳艳的脸庞更显娇艳。

  东方赋专注地望着她两秒,倾身,在一记缠绵深吻之前,他承诺似的在她唇畔低喃,“我爱你……”

  一群同学在饭店大厅集合后,立刻前往东方赋选中的赌场。

  可萦虽然经济不宽裕,但仍换了一百美金试试手气,东方赋可就没她这么含蓄,直接兑换一万美金。

  好笑的是,每当有人问起他的身分,仗着一身昂贵西装,东方赋总能说得让人相信他是东方某个神秘小国的贵族。

  最扯的是,那些外国人几乎都相信,不晓得是他说话的样子太过自信,还是他天生就有轻易说服人的本钱。

  一开始时,他很随意地玩着21点,渐渐的,神情转为专注,双眼也变得锐利,表情变得莫测高深。

  又狠赢了一局。

  可萦粗略心算了一下,原本一万块美金的塑胶币,已经增加为两万多,而她的几乎早就输光,沦落到只能为他加油。

  “今晚我的运气真好。”东方赋一手揽着她肩膀,一手端起香槟痛快饮进一大口。

  “我的运气大概都被你吸光了。”否则她怎么会这么背,重点是——她人就坐在他身边。

  “搞不好喔。”他不反驳,笑着亲密地搂紧她一下,再放开。

  时间慢慢接近凌晨两点,赌场气氛正High,东方赋面前的塑胶币又激增一倍。

  一向准时一点前上床睡觉的可萦,都被现场宛如嘉年华的热闹气氛感染,每次他漂亮的拿下一局,他们就会小小拥抱一下。

  她的视线总不免飘向周围,这里是全世界最著名充满美食、暴力、金钱、色情的地方。

  人类所有最原始的欲望,在这里彻底被激发,街道上尽是贵气车款,大富豪们在赌桌上一掷千金,时时刻刻欢腾的气氛像场无休止的祭典。

  可萦坐在他身边,总觉得自己跟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,但是他却像是这里天生的王者,轻松掌控着牌桌上的胜负。

  这一刻,她看着眼前的他,突然觉得他离自己好遥远……

  “哇,你们这边根本就是大丰收嘛!”同学当中也住顶级套房的黄慧瑜,穿着一身惹火的红色短裙小礼服,来到他们这桌。

  东方赋只是笑了笑,一发牌,立刻全神贯注于牌桌上。

  “我去叫他们过来。”慧瑜说完,人一溜烟立刻不见踪影。

  可萦看见她把所上同学们都一一叫过来,就在东方赋又漂亮赢了一局时,他们刚好赶到桌边欢呼。

  “现在是在演赌神吗?”所上男同学们争着调侃。

  “岂止演,我看这根本就是赌神上身。”

  “你运气会不会好到太教人嫉妒?”

  慧瑜单手放在东方赋肩上,他没有回话,只是轻淡地笑了一下。

  “这家伙总是这样,让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是运气太好,还是头脑太好?”男同学一脸大大感叹的模样。

  “应该是头脑太好吧,哈佛毕业的果然不一样。”另一名男同学跟着发酸,红红的脸上挂着大笑脸,看起来喝了不少酒。

  “哈佛?”慧瑜原本意兴阑珊的眼突然发亮。

  “你不知道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赋是哈佛毕业的。”

  慧瑜看向可萦,她摇摇头,表示她也不知道原来他在美国念哈佛,只知道他一直都在美国念书。

  “这小子大学以前都在美国念书,不过放假时候不一定在美国就是了。”男同学开始闲扯。

  东方赋不理会众人瞎起哄,依旧聚精会神于眼前牌局。

  “放假都去哪?”有人问。

  “听说到欧洲游历。”有人答。

  “是把妹吧。”话一出口,众人一阵笑闹。

  “喂,节制点。”东方赋沉着地低喝,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牌桌。

  “可萦才不会计较,那些都是八百年前的陈年老帐。”男同学脸色涨红,发出抗议。

  “没那么久,不过回台湾后就收敛很多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他过去在干么?”慧瑜看向东方赋的眼神瞬间改变,她突然发现他会赢牌并非纯粹侥幸,他锐利的视线正紧盯着每一张牌。

  她一直都对他英俊出色的外貌很感兴趣,但始终不知道他条件这么好,所以才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,直到今天才赫然发现,东方赋不管是财力或能力,根本就是唯一能跟她匹配的理想丈夫人选。

  她之前到底浪费了多少时间,跟父母介绍的那些企业家二代鬼混、约会、吃饭、出席宴会,原来最优质人选一直在她身边。

  “他以前的FB帐号,简直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。”男同学献宝似的继续公布他的﹁事迹﹂。

  生平第一次上赌桌的可萦听着同学们的对话,四周熟悉的声音令她的心情逐渐放松下来,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一整晚没上过厕所。

  可萦轻声说了句抱歉,随即起身离去。

  她一走,慧瑜眼神一转,立刻在可萦的位子上坐下。

  “哪两个字?”有同学好奇地问。

  “荒唐。”闻言,众人又是一阵暧昧到家的轻笑。

  可萦很快就上完厕所回来,只是她眼前的这一幕,令她瞬间从头冰冻到脚!

  东方赋居然搂抱着性感可人的慧瑜!

  顿时,她感觉一股强烈的刺痛与不安,开始在胸口一点一滴的扩散开来……
板凳
tang33 | 2020-2-27 00:21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叶子 发表于 2012-4-20 22:21
 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

  第一章

酷总裁的苦恋有完正版的吗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w88官网发布的《酷总裁的苦恋》(Boss的恋爱档案2)作者:喜格格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,若发布的《酷总裁的苦恋》(Boss的恋爱档案2)作者:喜格格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.